我是被我丈夫从酒店床上接起来的 我们离婚吧 我在外面有人

我丈夫把我从酒店的床上接起来。

他的脸色变成肝色。

“宋念!你你你你你怎么可以!”

我捡起小肉,扔到地上的T恤套上。

“离婚吧,我外面有人了。”

我和程伟结婚第五年就出轨了。

现在他被程伟抓住并在床上强奸。

他骗我说三天后才能回来。

我带着七爷回家了。 哥哥好不容易攒够了来C市的机票钱,他不能一直让人住酒店。 多么不负责任。

结果程伟提前回来了,给了我一个惊喜。

他在错误的时间踢了门。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感到有些尴尬。

七爷的第一反应就是把我塞进被子里。

我从被压死的被子里探出头来,看见程伟手里捧着一束玫瑰,高瘦的身子摇晃得像树叶在风中飘落。

“宋念!” 程伟咬牙切齿,脸色紧张。

“你回来了。” 我拍了拍七爷的手,让他别再说了。

小狼狗悲伤的眼神让我心里有些愧疚。

“你怎么可以!宋念!你怎么可以!” 程伟把玫瑰砸在我头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从床上拉下来。

我趁乱安慰七爷,主要是怕他打程伟。

当我被拉出来时,我是赤身裸体的。 程伟双目通红,拳头攥得紧紧的。

我捡起七爷扔在地上的T恤,用香烟点燃。

“离婚吧,我外面有人了。”

程伟看了看七夜,又看了看我,大步朝门口走去。

我知道这次我不能没有他了,我无奈地吸了一口烟。

果然,程伟在门口停了下来,背对着我恶狠狠地说:“宋念,你想都别想。”

他抓起行李箱就离开了,不知道要去哪个情人家。

七爷俏皮地靠在床上,八块腹肌公然暴露。

我暂时没心思理他,只是继续抽烟。

一只有力的手臂从后面抱住了我。 七爷不知什么时候下了床,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咬住我的耳朵:“姐姐,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皱起眉头,耳朵发痒。

“你已经有老公了,还想和弟弟玩?” 七爷开始咬我的脖子。 很痛,肯定有血。

毕竟,我有错,但这个时候我无法道歉。 七爷越咬越紧,我忍不住尖叫起来。

七爷把我拖回床上。

挣扎了一夜之后,七夜穿上衣服离开了。

我躺在那里无言以对,然后起身去冲洗。

进了浴室后,我发现我的脖子和肩膀的情况很糟糕,我的背部也很糟糕。 七夜的牙痕处出现了血色斑点。

如果他跑得再慢一点,我真的会把他的头砸碎。

洗完澡,我打开一瓶酒,坐在阳台上呼吸空气。

和程伟离婚的那段时间,我学会了抽烟。

每次和程维说话,他都需要尼古丁来安抚三尸神紧张的神经。

我和程伟离婚快两年了,他一直不同意。

无论我如何努力,他都不同意,我不明白为什么。

我在大学毕业前20岁的时候就和程伟结婚了。 我从家里偷了户口本去领证。

妈妈气得得了高血压,住进了医院。 父亲在医院打了我一巴掌,骂我行为不端,还说我有过吃苦的时候。

程伟当时没房没车,比我大5岁。 当他娶我的时候,他说他会努力赚钱,给我买房子、买车。

他确实很有前途。 他选对了行业,站在了聚光灯下,不到两年,就在地价昂贵的城南买了一套房子。

但程伟的父母不喜欢我。 一开始他们觉得我太过分了,后来程伟有了钱,他们就觉得我配不上他。

程伟带着父母来到城里和我们一起生活,我和他们矛盾很深。

一个月后我搬了出去,搬进了自己的房子。

为了安抚我,程伟在市中心给我买了一套大公寓。

今天,他抓住了我,并在这间大公寓的床上强奸了我。

结婚的第二年,我和程伟的生活就变得不和谐了。

程伟每天都很忙,经常要等到我睡着了才回家。

一盒避孕套可以使用一年。

我时常怀疑程伟之外还有人。 不然的话,他一个功能齐全的成年男性,怎么能解决这个问题呢?

怀疑被揭穿的那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就像电视剧里的老场景一样,一个女人加了我的微信,还发布了一段短视频。

我以为我的丈夫性冷淡,对她很激烈。

当我把视频给程伟看时,他流着泪跪下认罪,求我原谅,说他一时糊涂了,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

程伟有一段时间表现得很好,给我买各种东西,每天都回家。

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程伟又出轨了。

我哭过,闹过,然后试图恢复。 程伟总是在事情发生后变得善良,然后继续出轨。

我感觉自己快活不下去了,而他又不同意离婚的提议,所以就一直这样到现在。

门铃响了。 我以为是程伟,不想理会。

但门铃一直响,我才发现这栋房子里有程伟的指纹。

谁会在半夜按门铃?

我放下香烟,看了一眼。 门铃的屏幕上,看到了七夜面无表情的脸。

我不忍心对他残忍,就给他开了门。

七爷提着纸袋站在走廊里,低头看着我。 小狼狗的耳朵耷拉着,眼神里满是委屈和悲伤。

我把他拉进房间,也不懂多少,只好让他在沙发上坐下。

“你去哪儿了?现在半夜了。” 我问他(过去式。

七夜把纸袋扔到了桌子上,我看清了,那是药店里的一个袋子。

他把我拉下来坐在他旁边,打开药膏管,推着我涂药。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件事我没处理好。 七爷白白当了小三。 他一定不高兴。

“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七夜突然说道。

我愣住了,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看到你的手机了。” 七爷说道。

“哦。” 我干巴巴地回答,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骗七爷说我单身,但七爷其实知道我已经结婚了,而且还和我在一起。 发生了什么事?

“姐,”他的呼吸清凉地喷在我的肩上,“我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你。”

我瑟瑟发抖,忍不住叹息道:“小狼狗,你道德败坏了。”

七爷笑了一声,像个孩子一样把我抱在怀里。

“姐姐,我们私奔吧。”

我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认识了七爷的。 他的声音很好听,没想到他还很帅。 他的身高接近1.9米。 大学里肯定有很多女生给他送水。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L市。 我是出差去的,没想到七爷的大学就在那里。

七爷提出一起吃饭,我答应了。

当他背着书包到来时,我的道德雷达疯狂地响起。

七爷是主人,带我去了当地一家有名的餐馆。 有点贵,而且他还没毕业。 我精神负担颇大,就去洗手间偷偷买了单。

七爷有些生气。 我摸了摸他的头,他抓住我的手一直握着。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和他手牵着手走了三个小时。

不知道现在的弟弟们是不是很直接呢? 当七夜说喜欢她时,他低下头吻了她。

我的心跳得比偷户口证领证时还要快。

最终,私奔并没有成功。

第二天一大早,妈妈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吃饭。 程伟一定是在天亮之前把我出轨的事情告诉了妈妈。

不知道为什么,婚前父母明明很看不起程伟,但婚后却总是为他说话。

每次我和程伟离婚的时候,我的父母都会打电话让我回家,劝我平静地生活。

看来我是做错了事而且无知的人。

我接电话的时候,七爷正抱着我选择私奔目的地。

他听到我妈妈的话,关掉了手机上的页面。

我转过头看他,凌乱的头发刺痛了我的脸。

“我们不能私奔,小狼狗。”

七爷又咬了我一口,恶狠狠地说:“我跟你回去。”

“我爸爸的扫帚打人非常痛苦。” 虽然很想把七爷接回来,但是没有名字,没有地位也不好。

七夜把头埋在我的颈窝里,沮丧地呻吟着。

我带着七夜回到了自己家里。 我很少住在那么大的公寓里。 这次只是为了逼程伟。

还给了他车钥匙并允许他自己开车。

结果这顿饭没吃完。

我一进家门,父亲就把我叫到书房跪下。 我明白,程伟是在借我父亲的手来对付我。 果然,被最亲近的人刺伤是最痛的。

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家里对男尊女卑的要求非常严格。 我妈妈几乎就是家里的保姆。

我一跪下,爸爸就打了我一巴掌,骂我不道德、不要脸。

“你还想羞耻吗?!你居然……找了个男人……!” 我爸爸气得浑身发抖。

我觉得有点不公平:“程伟找个女人就可以了,我找个男人干嘛要不要脸呢?”

我爸爸几乎要生我的气了。 他拿起一本书,就要打我。 幸好我妈阻止了他。

妈妈犹豫着要不要说话,又停了下来,最后说道:“念念,你不能生孩子,离婚了怎么办?程伟再不好,他也不会因为你没有孩子而嫌弃你。” ”。

我耐心地劝妈妈:“既然不能生孩子,那我就不能再耽误程伟不能生孩子了,你要有良心,如果我跟他离婚,他再婚生孩子,是不是?”这不是比在外面和女人玩更好吗?”

爸爸叫我出去,我就滚了。

程薇一开始向我隐瞒了她不能生孩子的事实,并偷偷地告诉了我的父母。

他说他担心我会伤心,但他没有先让我知道。 他并不看重这个,只是想让我幸福。 我的父母对此很感动。 当然,后来我也很感动,主动给他做了一个月的饭。 。

此前,因为我痛经严重,程伟认为这不可能,就带我做了全面检查。

发现自己怀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去给我拿的报告说一切正常,只是一个简单的阿姨的疼痛。 我信了,又偷懒,没有再去看医生。

直到我和他离婚并去了派出所,我父母才告诉我这件事。

我还劝程伟离婚,找个能生孩子的女人,他却不领情,板着脸告诉我,这辈子不可能离婚了。

刚离开社区,我就收到了微信好友请求。 申请内容是“我有件事想问你,和程维有关。”

我有点无语,程伟的每一个小情人都可以访问我的微信,所以出于自私,我点了进去。

对方很快发来了几张亲密照片和几段私人视频。

我不知道程伟为什么要和他的小情人拍这些动作片。 我猜他心里有一个男演员的梦想。

第一次看的时候很痛苦,看多了也就罢了。

我像往常一样下载并保存。

对方请我喝咖啡,我答应了。

她是一个非常纯洁的女孩,一头黑色的长直发,穿着白色的裙子。 程伟喜欢她。 我对她的评价是她是个新手。

她害羞地跟我分享程伟对她有多好,她有多爱程伟。

最后以“我真的很爱程伟,请放过他”结束。

我耐心地听她说,很热情地给她出主意:“如果程伟这么爱你,你去劝他在离婚协议上签个字如何?”

她的表情变得很奇怪。

我继续努力,摘下墨镜给她看我的脸:“你看,我刚刚因为离婚被我爸打了一巴掌,我很愿意和程伟离婚。”

爸爸的手很有力,我的脸现在还疼,肯定是肿了。

这次我特别希望程伟这个女孩是真心喜欢的,这样如果她劝说程伟说不定就能和我离婚。

“如果你刺破安全套生孩子,程伟一定会娶你的。” 我真诚地建议。

我想她听了是因为她离开时买了订单。

已经快4年了,这是我接待的第7个小情人,我从最初的歇斯底里到现在的平静也用了4年的时间。

当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正在一家精品店为我的生日聚会选择一条小裙子。 女孩冲到我身边,搂住了我的腰。 她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说她有了程伟的孩子,求我把孩子给她。 出去的路。

我头皮发麻,想给程薇打电话,她却哭着说不能打掉她,说程薇不知道她来看我,如果她知道,她一定会把孩子打掉的。

店里服务员的窃窃私语和程伟的背叛让我摸不着头脑。 我冲到街上给程伟打了电话。 他很快就冲了过来,把我带回家,并向我道歉,说我一时糊涂了。 我当时非常信任他,不会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

当第二个人来到我身边时,我几乎崩溃了。 事实上,我崩溃了。 我大惊小怪的想自杀。 我躺在装满温水的浴缸里,割开了手腕。 打我的是程伟。 120.

走过鬼门关后,我提出了离婚。 程伟在病房里抽了半包烟,说没有。

我不理他,请律师给他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结果第二天我妈就来了,说程伟不管怎么样,对我还是很好的。

但我很坚决,妈妈告诉我不能生孩子。

在父母眼里,我只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前世能得到程伟的精心养育,是我的福气。

我妈还说,既然不能生,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不管程薇在外面花多少钱,我还是一个正派的程太太。 就算杀了人,我也会给他一笔钱,孩子我会照顾。 就是这样。

我的浅见大吃一惊,我问她是不是程伟的意思。

妈妈犹豫了一下,没有解释清楚,但我想通了。 程伟以我不能生育为借口,成功煽动我父母造反。

自此,我不再配合程伟的各种要求。 他需要参加的宴会我不会去,他母亲的生日我不会去,节假日我也不会假装和他在一起。 每次见面,他们都会提到离婚。

但程伟却不肯离开。 我实在是不理解他。 他说他爱我,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他想要传宗接代,却又不肯放开我。

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我的肩膀,七夜从后面抱住了我,坐在了我的身边。

“这么快就到了?”

“正好就在附近。” 七爷端起我的咖啡喝了一口,脸痛苦地皱了起来,可爱极了。

“有饮料吗?”

七爷不理我,捏着我的下巴,别过脸去,“谁打你了?”

他英气的眉头紧皱,有些凶狠。

“没事,我和我爸妈吵架了。”

“因为我?” 七夜很聪明,反应很快:“这么快就去投诉了?”

抱怨? 这个词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想起来,想摸摸他的头,他却抓住了我的手。

“真的没事了,不疼了,就是看起来有点吓人。” 我哄了他,他还是不高兴。

他向服务员要了一个冰袋,拿在手里,敷在我的脸上。 如果他的手冻痛了,他就会换另一只手。

我怎么看出他有多喜欢呢。

当我们和程伟关系最好的时候,他不会那么珍惜我,只会劝我懂事。

七夜的假期只剩下几天了。 C市所有可以玩的地方我们都玩完了,就在家休息。

我带他去超市买了食材,打算晚上做火锅。

我的厨艺很差。 程伟曾经尝试教我做饭,结果却报了火警。

出门的时候眼皮抽搐,偶然在超市遇见了程伟。

我和七爷撞见了他,还有他的小情人小白。

我当时正在选酒,问七爷想喝什么,他没有回答。

一抬头,就看到了程伟。

我不理他,把两瓶酒倒在七爷眼前,问他选哪一瓶。

七爷收回目光,挑衅地抱住我的腰,说他两个都要。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各拿了几瓶。

七爷一手抱住我,一手控制着车子,从程伟身边经过。

但这没有用。 程伟抓住我的手臂,咬牙切齿:“宋念,你还不要脸吗!”

七夜反应很快,用力捏住了他的手腕。 程伟脸色惨白,只好放开了我。

“彼此。” 我目光锐利地看了一眼小白握着他的手。

程伟很没风度地把小白扔掉了,当小白快要哭的时候我很同情他。

我拉着七爷的手臂,头也不回地推着车走。

回到家没多久,我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你无耻,我们宋家无耻!赶紧除掉那个男狐狸精!” 父亲对着电话怒吼道。

七夜抿唇一笑,依然将食物放入锅中。

我勾住他的下巴,张嘴道:“公狐狸精。”

七爷咬了我的手指。

我问爸爸:“程伟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带着他的小爱去超市?”

我爸哽咽了,挂断了电话。

七夜没有说话。 我勾勾了他的手指,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嗯?” 七夜歪着头吻了我。

“我担心程伟给你带来麻烦。” 我越想越觉得不安。 “万一他来你们学校怎么办?万一你毕业不了怎么办……”

“啊……”七夜示意我张嘴。

我张开嘴,他就把一个虾饺塞进我嘴里。

“不用担心我,他碰不到我。” 七爷捏了捏我的脸。

“姐姐,你赶紧离婚吧,我不想一直当小三。” 七爷不再看我,听起来有些生气。

6.

果然,不好的预感总是成真。

程伟晚上给我发了七爷的档案,包括初中、高中、大学、荣誉和奖项。

我很担心,七爷趴在我肩上看他的档案。

他指着自己获得的奖项说:“姐姐,我优秀吗?”

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想着现在几点了。

七爷咬了我。 最近长牙了,喜欢咬人。 我被衣服遮住的身上到处都是他的牙印。

“宋念。” 他第一次叫我的全名,非常郑重。

我转身看着他。 七爷从来都没有认真过,但此时的七爷却给我一种非常可靠的感觉。

“你不用担心我,你只要跟他离婚,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我还在担心,七爷却生气了,把我的手机拿走扔到一边,然后把我扔到地上,开始咬我。

当气氛十分激烈的时候,七夜停了下来。

我喘着气看着他。 他皱起眉头,肌肉绷紧,“不用再戴安全套了。”

“没关系。” 我像考拉一样纠缠着他。

七夜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发生了变化,变得凌厉无比。

这一夜,我就像一块煎饼,被煎了一遍又一遍。

七爷走的那天,我送他去机场,并答应尽快见到他。

他等到最后一刻才进入大门。

送走七爷后,我回家,整理了近一大堆文件,去了律师事务所。

周露看了这些材料快3个小时了,告诉我没有问题。

事实是,我们分居两年多了,婚姻期间我们互相欺骗了七次,我被诊断出自杀,并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

我向周露强调,我们不接受调解,这次婚姻必须离婚。

周露建议,如果证据充足,先申请财产保全,这样程伟公司的流动资金就无法使用,可以逼迫程伟做出决定。

成维是一家每分钟都在烧钱的科技型公司。 我完全同意并欣赏这种阻塞现金流的伎俩。

周露动作很快,程伟又来拦住我,我就直接报警了。

我爸又打电话来骂我。 他还投资了程维的公司。

我想我必须搬家了,不然一直和程伟一起待在家里会很烦人。

我拉着人找了一套公寓,很快就搬了出去。

程伟被微信屏蔽了。

我和朋友开了一家策划公司,策划艺术展览。

我在省外做过几份工作,也多次飞到各地。 强度太大了,让我的脾胃有些不舒服。

距离我完成这项工作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我飞到B市去找七爷,临走时没有跟他打招呼。

我在飞机上吐了3次,漂亮的空姐每隔几分钟就过来问我是否需要热水。

下飞机后,我先订了酒店,休息了一会,然后打车直接去了B大学。

到了B大门口,我给他打了电话。

一个女孩接了电话,那边很吵。

“喂?你找七夜吗?他很忙!” 女孩大声说道。

“请告诉他,等你忙完后给我回电话。”

7.

挂断电话后,我一个人在B大转了一圈,遇到了几个向我要微信的男生。

如此年轻。

毕业几年了,我还能收到男生的微信请求。 不得不说,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在Big B美食街吃喝玩乐的时候接到了七爷的电话。

他说他刚才很忙,问我有没有想他。

我说你们学校的炸虾很好吃,而且还搞一个活动,买一送一。

七爷沉默了片刻,问我在哪里。

我说我是来看他的,问他刚才接电话的女孩是谁。

七爷着急了,说他只是一个普通同学,让我留在那儿别动。

他跑得很快。

我正在和一个小男孩聊天,他气喘吁吁地从后面抱住我,目光移向别处。

“念念,念念……”他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一个又一个地叫我。

我催促他交出手机,并调出了他的通话记录。 他打的第一个电话是给我的。

注释是“妻子”。

“我们刚才做的游戏成功上线了,大家都在庆祝,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群里的同学给我接起来,他们都起哄了,我说我老婆漂亮,他们却没有”别相信我。” 七夜沉声说道。

我好笑地摸了摸他的头。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参加庆功宴吗?” 他撒娇,我也没办法,就点头答应了。

七爷很高兴,喝了很多酒,还不让我喝。

当他喝醉的时候,他会嘲笑我并称我为妻子。

同学们一直调侃他,说他天天盯着手机,女生给他水,他就当着别人的面送人。

“念念,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别害怕。” 七爷凑近我耳边说话。

我知道他说的不害怕,就是说我什么都不会害怕。

他的朋友都很懂事,看到他喝多了就会戒酒。

七爷靠在我身上,一直笑,笑他兄弟们胡言乱语,拉着我的手一整夜。

我带着七爷回酒店。

他喝醉了,抱着我一直撒娇,而且很粘人。

我哄他洗,他却非要给我洗。

我在浴室里呆了将近一个小时。

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做。 七爷喝醉了,发疯了。 他用被子把我卷起来,在他怀里睡了一夜。

我差点被热死了。

第二天,在我生气之前,七爷用平淡的声音说他想我,说我已经三个月没有联系他了,而且很长时间才回复消息。 电话总是占线,以为我不再需要他了。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顿时产生了强烈的愧疚感。

事实上,程伟最近用了很多号码给我打电话。 我几乎没打开手机,助理还在忙着工作。

我把离婚的进展告诉了七爷,七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我让他放开我,七爷就把我从被子里放了出来。 我立刻冲进厕所吐了。

七爷跑去给我倒了杯热水,进来拍拍我的背,问我在学校吃了什么。 油炸食品是最难吃的。

我说没关系。 肯定是最近工作太忙,吃饭不规律的缘故。

我用七爷的手机登录了邮件。 昨天联系七爷后,我的手机就关机了。

助理给我发了几封电子邮件。

我一一看完,告诉七夜,我必须回C市。

七爷愣了一下,问程伟是不是又来找麻烦了。

我说不是,是我爸来我工作室显威,工作室里的家伙都看不下去了。

美好的假期计划被终止了。

七爷担心我的健康,想陪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再回来。

助理已经帮我订好了航班,但是现在来不及查看时间。

我答应他我一落地就去医院。

七爷跑去给我买了新​​手机,办了新卡,并让我用这个号码联系我。

他一个大学生怎么可能拿到钱? 这款高端手机售价一万多元。 我说我想把钱转给他。

“念念,这是我男朋友送的礼物。” 七爷按住我的手,认真地告诉我。

他告诉我回去后一定要检查一下。

七爷算了算时间,等我落地的时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让我叫车先去医院。

这感觉有点神奇。 程伟从来不会因为我肚子痛而心烦意乱。 他总是很忙。

当我离开机场时,我看到了接我的牌子。

穿着制服的司机很有礼貌地跟我打招呼,接过我的行李,并带路。

我给七爷发消息说司机很专业。

司机把我带到一辆迈巴赫前面,为我打开车门。

我完全震惊了。 七爷买这辆车花了多少钱?

我发信息询问他,他让我放心去医院,他不缺钱。

他还给了我医院的号码,这是一个很难得到的专家号码。

医生询问了我的情况,给我把了脉,然后给我开了检查单。

我去做了超声波检查,检查的医生说我怀孕了。

8、

我怎么可能怀孕?

但报告上显示的小胚胎并不是假的。

我感觉手脚冰凉,就打车回到了父母家。

还没等爸爸开口说话,我就把报告放在桌子上说:“我怀孕了。”

我爸一听脸色发青,骂我不检点,竟然敢把孩子带出来。

骂得他脸色惨白,抓起报告仔细看了半天,然后又倒在了沙发上。

妈妈抓起报告,一字一句地读着,泪流满面。

“程伟伪造了我的报告。”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父母看着我,仿佛我瞬间老了十岁。

“不能怀孕的不是我,是他。” 我看着二长老的眼睛,手都在颤抖。

我爸爸扔了一套茶具。 妈妈捂着脸痛哭起来。 她握着我的手,一直说对不起。

我麻木地坐在那里,想着自己被欺骗的婚姻,只觉得可笑。

程伟在我最无知的时候骗我结婚了。 他利用我父母对我的爱,在言语上向他们施压。 他贬低了我,给他们制造了一种错觉:除了他,没有人想要我。

他不仅骗我父亲为他投资了初始资金,还伪造了我的不孕证明,更加欺骗了我们一家人。

爸爸沉默了很久,直到天黑了,才很严肃地说道:“念念,是爸爸帮不了你。”

我所有的委屈都在爸爸的道歉中爆发出来,我差点就哭了。

妈妈抱住我说我很痛苦,然后握住我的手腕流下了眼泪。

当时我是割腕自杀的,妈妈也瘦了20多斤。 她每天都守护着我,生怕我放不下。

爸爸看着我们母女俩相拥哭泣,就拿出烟来抽。

我妈妈不让我喝酒。 她说我怀孕了,闻不到烟味。

“是那个人吗?” 爸爸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

“是的,他叫七夜。” 我平静地看着他。

“他知道吗?”

我摇摇头,我就是知道。

My dad learned that Qi Ye’s face looked like a color palette when he was a college student, and in the end he just said why I was so unreliable.

“What about Cheng Wei?” 我问。

“你这个混蛋!” my dad yelled, and I learned that Cheng Wei came to them almost every day, begging for forgiveness on his knees, and crying that the company’s assets had been frozen, employees’ wages could not be paid, and all projects had been suspended.

My dad called the manager of the company’s investment department in front of me and asked him to withdraw capital from Cheng Wei’s company regardless of the consequences.

My dad told me not to worry about it, the marriage must be divorced.

But my dad asked me to call Qi Ye again. He wanted to know Qi Ye’s attitude.

“Just fight here, it’s public.” My dad said, and my mom nodded.

I had no choice but to put my phone on the table and dial Qi Ye’s number.

Qi Ye answered the call very quickly, as if he had the phone in his hand all the time.

“Nian Nian? Have you finished checking? How is the situation?” He picked up and asked.

I glanced at my parents and said bravely, “Qi Ye, I’m pregnant.”

There was silence on the other end of the phone, and Qi Ye seemed to have paused his breathing.

10.

My heart beats like a drum.

The silence may have only lasted a few seconds, but it felt like centuries.

What if he doesn’t want kids? Isn’t it bad that he has a child before he graduates? Is this child a burden to him?

My parents’ expressions became increasingly ugly with the silence.

Qi Ye finally spoke, in a low voice: “Nian Nian, is it that time?”

我哼了一声。

That time, I thought I couldn’t get pregnant, so I agreed not to take any measures, and I didn’t take any medicine afterwards.

“Nian Nian, I’m going to be a father…” Qi Ye’s voice was still very low.

I hummed again.

“等我。” There was a rustling sound from Qi Ye’s side, and then the sound of running.

He ran for three minutes.

“Nian Nian, I’m so happy!” He gasped and shouted, “I’m going to be a father!”

Qi Ye was laughing there, I was stunned, and so were my parents.

“But what should I do if my ring is not ready yet? Niannian, I will come to you now. What do uncle and aunt like? I will buy it. Oh, by the way, I want to tell my parents. They have to come to propose marriage, right? ? Hahahaha I’m so happy!” Qi Ye spoke confusedly.

I breathed a sigh of relief and called him: “Qi Ye, you have a good time in class.”

“But I want to see you right away.” He acted coquettishly, and I glanced at my parents sheepishly.

“You attend class well, I won’t run away, and neither will the child.” I said to him seriously.

Qi Ye was silent for a while and then said: “I listen to you. I told my mother that she said she would come to City C to propose marriage now. My father is still abroad. When he comes back, our two families will have dinner together.”

I didn’t expect him to move so quickly. He was still asking: “Nian Nian, are there any customs for weddings over there? How much is the bride price? Do you have the hardware? Forget it, my mother said she has prepared everything.”

My dad cleared his throat loudly, and Qi Ye’s nagging stopped instantly.

I said dryly: “My parents ar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