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魅力

我学到了很多。 原来表弟从来不脱裤子。 二姐讽刺地说:我让我妈去说我表弟偷看姐姐洗澡。 说完就离开了。

你好? 别乱来。 杨羽急了,快步跑过去,拉着二姐的手:表姐,你真的错了。 表弟,请放过你的表弟一次吧。 这个家庭的丑陋不能公开。 让你表弟知道这件事。 不好。

我要揭露我表弟是色狼的真面目,这样我三姐就不会被我表弟欺骗了。 哼! 二表姐歪着头。 杨羽知道,这丫头太难惹了。 现在更好了。 把手还在她手里。 现在她真的死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死吧,给这个女孩点痛苦:如果你敢告诉你的阿姨和表弟,我也把我们的故事告诉你!

我们的事? 我们怎么了? 二姐一脸疑惑,不知道表姐这是要干什么。

我说,那天晚上,我表弟也和她表弟裸睡,看看谁更难堪。 我是个男人没关系,但我二姐,你杨宇的名誉,只能以牙还牙,散布谣言。

你表哥,你太阴险了。 二姐又气死了。

这时,他们的姑姑和三表弟也同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两个在争论什么? 我姨妈问道。

二姐雅溪一听,急忙说道:妈妈,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杨羽闻言,顿时慌了。 这二姐真想说,完了。 我只是吓到她了。 就算她这么说,我也拿她没办法。 杨宇绝对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更不用说她的表弟了。

杨宇表弟,他只是

结束了。 没想到这个二表哥真的这么毒。 我真后悔那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给她吃春药。 如此一来,老虎又回到了山上,后患无穷。 杨羽心中的恨意早已规划好了,跪下了。 乞求怜悯。

我表弟怎么了? 三表姐见姐姐愣了一下,比谁都关心自己的表姐,顿时更好奇了。

杨羽快要哭了。 她在三表哥面前完美男人的形象就毁了。 她会很失望的。

二表弟邪恶地看着杨羽,邪笑道:“杨羽表哥刚才说他连午饭都没吃,快饿死了,赶紧煮点东西吃。”

不是吗? 杨羽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二表弟居然放了他。

这时,表弟也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好奇地看着大家:你们在说什么?

杨羽一看到表哥出来,顿时就傻眼了。 刚才他还想象着表弟躺在马桶上狂操他。 看来以后有二姐在了,表弟和三表弟就越来越难吃豆腐了。

晚餐很平静地过去了,但杨宇却经常在吃饭时与表弟触电。 两人暗暗忍住笑声,但心里却都是高兴的。

而二姐看到这一切,撅起嘴,不悦地瞧不起杨羽,心里嘀咕道:杨羽,你个禽兽,连自己的表弟都欺骗了。

但现在我一看到我表弟袁熙,即使在饭桌上,我的脑海里也会浮现出她表弟躺在马桶上,高高翘着屁股,从后面插入,拖着两个顶级大屁股狂人的样子。 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场景,她做爱并恳求自己不要这样做。

而今晚刘寡妇又来了,又是来找杨玉的。

刘姐,怎么了? 阿姨知道刘寡妇来找杨玉,肯定又出事了。

最近,有人跟踪我,经常隐藏、刺探我们母子俩。 我觉得他们是某种变态,我有点害怕。 不知道小宇能不能回我那儿睡一晚? 刘寡妇也知道提出这样的要求很丢脸,但是她家周围没有人,屋子里也只有两个人,所以她确实有点害怕。

听到“色狼”两个字,三表姐云熙也皱起了眉头。 她最近也被这个问题困扰着。 幸运的是,她有一个表弟。

这不太方便。 杨宇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单独跟别人睡确实不好:不然下次你看清那个人的时候,过来告诉我,我就去找他。

刘寡妇一听,杨钰的话也算是帮了忙。 既然她不同意,那她也不能指望他拉着他去自己家里睡觉,所以她就离开了,回去了。

表弟,你怎么还不走? 二姐早就把这个表弟当成色狼了。 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不去操别人的寡妇呢? 她不明白了。

我表弟想留下来保护你。 但说到保护,他的目光却看向了自己的表弟和三表弟。 这两个都是杨羽的女人。

如此鲜明的对比,让姑姑和表弟们感受到了杨宇作为一个男人的重要性。

天色还不太晚,杨羽就准备和隔壁的崔强或者林伊娜聊天。 要知道,她手上的图案,是她死去的祖母留下的。 怎么和犹大的三十金币扯上关系了? 人际关系呢? 所以杨羽想看看他能不能问点什么。

然而没想到的是,林依依也在。

林依依看到杨语,心里有些愧疚。 上次他们睡在一起时她没有操他。 说白了,她只是玩玩他而已。 杨羽对于那天晚上的事也很无语,也有些生气。 难得你这样,他对林依依的兴趣也渐渐淡了。

所以,当他看到林依依的时候,只是微笑的点了点头。

以后我要多向崔强学习这种种田的方法。 杨宇说自己以后要种很多蔬菜,不学点农艺技术是不可能的。

那是必须的。 我的农艺和床上功夫一样好,哈哈。 崔强三句话里有四句话是吹牛的,每次在床上说起自己的技术时,林伊娜都会显得很无奈。 幸好他会跟杨宇说这件事。

就是这样,我嫂子恐怕受不了了。 杨羽也跟着跟着,心里已经笑了。

这个男人就算不答应也得答应。

哈哈,我说依依姐,你怎么还没生孩子呢? 突然崔强话锋一转,绕到了林依依身上。

林依依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她告诉崔强,她的丈夫不会这么做? 以后做人我就真的无耻了。

事实上,林依依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找个空隙钻进去了。问她这个问题的人已经太多了,所以她一开始只是应对,但随后就只是笑了笑。

这个崔强是谁? 崔强的智商和情商都是无限的。 见依依姐姐只是笑笑不回答,她已经起了疑心,认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是,兄弟,有什么问题吗? 崔强说话的时候很严肃,尽管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杨羽时常怀疑崔强有先知之力。 为什么他每次猜到的东西都能猜对? 连随口一说都能说得对,实在是太假了。

你在说什么? 林伊娜一个扭身,让崔强痛苦地尖叫:你再胡说信不信我就掐死你?

林依依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道伤疤已经不知道暴露了多少次了。 她开始恨自己的丈夫无能。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能力实现自己的愿望,而我却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