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说他想单身。 我毫不犹豫地把我妹妹介绍给他,他开始频繁进出我家。

我的室友说他想单身,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向他介绍了我的妹妹。

很快,他就开始经常来我家。

后来他问我:彩礼多少钱?

我张了张嘴,胡言乱语:“哎呀,五千万就够了,不多了,不多了。”

下一秒,我的银行卡收到信息:

【沉伟安转给你:5000万。】

我傻眼了,他抱住我叹息道:“我终于成功了。”

朋友想抢自己对象_男生想找对象的说说_想结婚了没对象/

一次宿舍聚餐的时候,沉维安突然说自己想谈恋爱。

大家都在议论着,问他喜欢哪个女孩,只有我一个人默默地翻白眼。

不是我不想让他谈恋爱,只是我最近对爱情这个词过敏了!

毕竟上周我刚满十八岁的姐姐也恋爱了,把她的伴侣带到了我身边。

光是看到那头黄头发,我就想当场报警。

姐姐也很浪漫地胡说八道:

“哥,我真的很喜欢他,你会祝福我的,对吧?”

“我问你,你喜欢他什么?”

“他家的粥特别好吃。”

黄毛骑着鬼火,时不时跟我说一些社会名言,让我用脚趾挖出三房一厅。

不管怎样,姐姐不同意分手,还差点把我拉入微信黑名单。

以至于我现在连“恋爱”这个词都听不到了!

我估计还没反应过来,沉巍安的目光却落在了我的身上:

“江玉白,你觉得怎么样?”

我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还在为找不到对象而烦恼吗?”

沉伟安! 他是全校公认的校级偶像,外表冷酷端庄。 虽然他一直单身,但向他表白的女孩子甚至可以绕足球场三圈。

他想脱的话,随时都可以脱!

“不过我要求有点高。”

“你要买什么?”

话音刚落,沉维安的目光突然就看向了我。

这让我感到有点困惑。

“我喜欢又高又白又好看的人。”

我:“她是我们学校的美女。”

“你在家里也得和我平起平坐吧?毕竟我怕她贪我的钱。”

我:“她是金融专业的,她爸爸是银行行长。”

“傻一点比较好。”

我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

“你为什么不想成为神?要求这么高。”

“不高,还没完,最好是爱运动、爱动漫、爱爱、爱小动物……”

沉伟安聊了很多,却被舍友打断:

“什么意思,你怎么长得这么像江玉白?除了性别不合适,其他都挺合适的。”

像我这样的?

在一群人的欢呼声中,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我抓住了他的衣服,兴奋不已。

“我确实有一个适合你的。”

沉伟安眼睛一亮。

我翻了翻手机,调出了一张姐姐的照片:

“姐姐!我的兴趣爱好几乎一模一样。”

她长得漂亮,热爱运动,会看动漫,有爱心。

最重要的是……她疯了!

不然我也不会去找那个黄种人了!

你看沉伟安,无论是外表还是家庭背景,都是绝配。

如果你能和他在一起,你会赚很多钱的!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这么诚恳地介绍沉维安,但他的表情却极其不自然。

他的话里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妹妹?”

“哦,我担心别人会被她吸引,所以很少告诉别人。”

谁知这丫头竟如此无知。

“可以的话,你能来我家坐坐吗?我安排你们见面。”

我以为沉维安会很高兴。 毕竟姐姐除了品味不好之外,其他方面都还算不错。

但他的表情却很阴沉。

“好吧,我周末去你家……坐……坐。”

虽然表面上很不情愿,但沉维安似乎对这次会议很重视,在宿舍里试穿了几套衣服。

其他室友忍不住开玩笑。

“哎呀,安哥,你铁了心要拜白哥为叔叔啊。”

闻言,沉维安没有说话。 他脱下衬衫,换上另一件。 他的动作中,平滑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

腰部和腹部的肌肉随着运动而伸展和收紧。

不得不说,沉维安的身材还是相当不错的。

作为一个男人,我忍不住想抚摸其中的两个。

但一想到上次那个黄毛大汉,那被风吹倒的身材,我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沉伟安,我觉得你还是别再举铁了,我姐姐不喜欢太强势的人。”

“是的?”

我随口说道:“当然,不是说适度的运动会吸引异性,过度的运动会吸引同性吗?”

闻言,沉维安放下衣服,扭头看向我:

“我被你吸引了吗?”

“走开,我是直男。”

“哦,大多数异性恋男人都不会说自己是异性恋。”

我抓起桌上的纸巾,直接扔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你在我家里应该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吧!”

本来这只是一个随意的评论。

没想到周末沉维安带着很多礼物来了。

“你只是来见我姐姐的,不用准备那么多。”

“我第一次来你家,为什么不做好准备呢?”

我:……

沉巍的安嫂堡呢,穿着白衬衣和长裤,连头发都精心打理过,还带着礼物上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别人的女婿呢。

可惜我全都算错了,结果却大错特错。

我姐姐根本不在家!

她好像生怕我抓到她一样,早上五点就出去了。

我差点死了。

相反,沉维安却没有一点不高兴。

这让我突然心情不好,带着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他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着急给你妹妹找个对象吗?要不你自己担心一下吧。”

“我为什么慌?又不是没有人追我。”

“谁在追你?”

沉伟安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直接落在我的脸上:

“昨天那个向你问路的小女孩?是三天前向你借笔的那个吗?还是一周前向你借饭卡的那个?”

我无语了:“你的记性怎么这么好?”

吹牛而已,这人怎么还上线?

我不想理会他,但他却紧紧抓住我,一副在问问题的样子。

“那你喜欢什么?”

“我当然喜欢漂亮的、温柔的、体贴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越说,脸色就越黑。

“你怎么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很勉强地笑了笑:“没关系。”

我带着沉伟安在屋子里到处玩,姐姐却根本没等。

直到人都走了,姐姐才终于回来了。

“你又跟那个黄种人约会了吗?”

“他不是黄种人,我只是喜欢他放荡不羁的样子!”

我用力捏了捏那个人,确保自己不会晕倒。

“反正我就是喜欢他,真爱比什么都重要!”

“你确定?”

“这是正确的!”

好吧,既然如此,你就逼我了!

于是第二天,我就带着一个精神抖擞的女孩挥舞着鲜花回家了。

“来,叫嫂子。”

姐姐看着眼前穿着红色旺仔服的人,傻眼了:

“这是你女朋友,看上去比我年轻。”

“是啊,我昨天刚满十八岁,但她是你嫂子。”

姐姐闻言,惊恐地后退了一步:“哥哥,你确定吗?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要留在她身边,等她二十岁以上,我就分给她一半的公司股份,让她能堂堂正正地嫁入我们家。”

我对被邀请的演员使了个眼色,她明白了,立即上前:

“你好姐妹。”

她伸出手,露出了虎口处快要褪色的香奈儿纹身,看得姐姐愣住了。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姓黄,单名陆。”

“黄璐,你和我哥……”

姐姐还没说完,黄璐脸色一变,当场挥手道:

“你叫我什么?女生叫我小露,朋友叫我露露子,男生叫我露姐,你上来就叫我黄露,什么?你想死!”

黄璐做了一个擦脖子的动作,吓得姐姐当场崩溃了防备:

“你从哪里找到这个活泼的女孩?”

虽然是我发现了他,但不可否认的是,此刻的我浑身湿透,差点得风湿病。

姐姐终于忍不住了,把我拉到一边说话:

“听我说,她是个活泼的女孩,你喜欢她什么?”

“我喜欢她的放荡不羁的爱情和自由。你可以喜欢黄毛,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她呢?”

这一刻,姐姐的沉默震耳欲聋。

“告诉我,你们打算怎么分手?”

“不,我们是真爱,我们永远不能分手。”

小家伙,我还是控制不了你。

我转身就走,姐姐还在咬牙切齿。

“来吧,宝贝,我带你去约会。”

黄璐点点头,握住我的手,小声说道:“我这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连夜收集了社会行情,我所说的一切都需要额外的钱。”

“没问题,我稍后会转到你的银行卡上。”

果然,网上找的演员都是可靠的。

我送黄璐出了门,还没走出几步,就撞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沉伟安。

我受到了惊吓。

该死的,我忘了沉维安昨晚离开的时候说过今天会回来的。

“你……”

沉伟安刚要说话,突然发现黄璐握着我的手,笑容顿时僵硬了。

“她是谁?”

“我找到了她…”

“哥哥!”

我正要解释,姐姐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

“你是坚持和她在一起,还是嫁给她?”

沉伟安听到这话,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你想娶她!”

完了,我这辈子的名声都毁了。

在姐姐面前,我必须表演全部,所以我只能咬牙承认:“是的,我要娶她,无论如何,没有人能阻止我。”

“你恶毒!”

姐姐大喊一声,哭着跑回家。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只能让黄璐先走。

至于沉伟安……

“你昨天不是说喜欢漂亮的人吗?”

“这……还不错。”

不知怎的,面对这样的沉维安,我心里有些愧疚。

“我无法恭维你的审美。”

沉维安忽然脸色一冷,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而我,急着哄妹妹,只能明天回学校解释。

姐姐回房间哭了,我只好站在门口沟通:

“别哭了好吗?我们就这样吧,你要是跟那个黄毛分手,我就跟她分手。”

“真实的?”

姐姐终于开门了,当着我的面和黄毛分手,并且把人删了。

我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事情呢?

“哥,我还是很难过,我该怎么办?我放不下他。”

姐姐哭得很厉害,泪流满面,对我翻白眼。

“我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你告诉我,你就不会喜欢他了。”

“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与姐姐的目光对视。

“事实上,他打败了你。”

那一刻,姐姐的眼泪终于止住了。

“你想想,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摔倒了,他扶我起来。兄弟你都不知道,当时大家都不理我,只有他一个人扶我。”

干燥! 该死的爱情大脑!

“你傻吗?你已经十年八年没穿高跟鞋了,也有三四年了,怎么会在平地上摔倒呢?怎么他正好路过,你就摔倒了?不是吗?”这难道就证明他打败了你吗?”

姐姐眼睛瞪大,语气开始犹豫:

“好吧……看来是这样……”

“你觉得和这种人在一起能得到什么?你只能学到一门技能。”

“什么?”

“克隆术。”

我微笑着把手搭在姐姐的肩上,“也许有一天,你可以给东做一件,给西做一件,给下水道做一件,给冰箱做一件,给厨房做一件,一件到衣柜里。至于那个男人,他唯一的作用就是帮助警方缩小范围。”

姐姐吓得浑身发抖。

我感觉很轻松。

估计经过这件事,我以后几年就不会再想谈恋爱了。

我满意地哼着歌回到房间。 我刚把钱转给黄璐,就接到了她的电话。

“老大,你咋不这样坑我呢?你有伙伴的话,不如和你的伙伴一起解决吧?我刚才都吓死了。”

“你说什么?”

“反正你会吓到你妹妹的,你直接把男朋友抢回来,就跟抢回一个活泼的女孩一样。”

我一头雾水,只听见电话那头黄璐的哭声。

“如果你告诉我你男朋友要来,我就不会接受你的订单,你这不是故意坑我吗?”

“先跟我说说你男朋友吧。”

“你家门口那个帅哥不就是你男朋友吗?好家伙,我刚走没多久,那个帅哥就追上了我,审问我。从我的名字、年龄到家庭住址,我以为我遇到了那个人。”警察!”

沉伟安?

他紧紧地抱住黄璐,不肯放开。

“反正我跟他说清楚了,我只做有钱的事,你不知道他刚才做了什么,就像宫后抓小三一样。”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留下我一脸困惑的站在原地。

【你为什么要杀其他女孩? 】

消息一发出去,就收到了沉维安的回复。

【你想让我指责你? 本来我只是好奇你的视力怎么这么差,想看看这位小姐姐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好给你看看。 】

这么严重的原因,我却一时找不到什么毛病。

【难道我连帮你查我们的关系都没有办法吗? 】

起兵查案的人莫名变成了沉维安。

我下意识地回答:【当然,我们毕竟是室友。 再说了,如果你和我姐姐成为朋友,就算你成为我姐夫,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